旅游攻略首頁 > 游記 > 【我是達人】拉薩,拉薩

【我是達人】拉薩,拉薩

精華

阿拖施曉君 于2017-10-08發布 | 7月出游 | 瀏覽5822次

前言

想要再走一場曠日持久的旅行,
63天的長線旅行,目的地依舊是西藏。
當我背起行囊離開泉州的時候,
是炎炎夏日的正午,那時候暑假才剛剛開始。

記得因為磨磨蹭蹭就是不舍得走,趕不上杭州的動車,
只能改當天僅有的一班已經是幾個小時以后。
我又返回店里,思忖著很久,我究竟走不走。

一個人的旅行向來都不會做任何計劃,
走到哪里算哪里,所以就算不走,放下背包即可。

陪著我在動車上長長的時光向來都是kindle,
那個時間段里看的兩本書分別是《日月》與《酥油》。
本著從來不浪費錢的心態,這張火車票還是帶我出了門。

這是一段今年來,在拉薩旅居的閑言碎語。
這篇游記,從拉薩的七月橫跨九月,
有人說,在拉薩喝茶曬太陽才是正經事。
看來我每天都在做正經事,
喝茶,喝酒,轉八廓街,大昭寺門口曬太陽。
文末會作出拉薩幾日游攻略,需要的朋友不要錯過哦。

再回拉薩

我踏上了上海開往拉薩的火車,需要在西寧中轉。 幾近幾十個小時的車程,硬座坐了一天多,補到了硬臥,已經很欣慰。 抵達拉薩是看完了茫茫草原上念青唐古拉山的傍晚。

終究已經不是第一次奔馳在青藏鐵路上, 已然沒有第一次那么激動,更多的是將美景放在了腦海里。 因為我小小的相機,無法將高原上的壯觀與動魄攝入其中。

大千早在微信里就問我需不需要接站,那又何嘗不可。 北京時間六點鐘的高原小城,還類似于內地的午后四點。 嗯,出站的這一刻,與絢麗的陽光打了個照面, 又一次,我感受到了高原上那股熾熱的陽光。

從上海出發穿的短袖T恤在七月份的拉薩穿著也恰到好處, 不冷不熱,依舊是早晚溫差大了點,中午曬太陽卻很舒服。 在拉薩的每一個月份,都是一樣的早晚溫差大,不過夏天,確實是最舒服的。

從拉薩城的西南方向走了一條新的“二環路”來到了東邊的城關花園。 聽說這二環路才剛開通沒幾天,拉薩已經大到不再是東西走向的路就能分辨得了的了。 行李放下的那一刻,豆改問我吃點啥,我居然有些高反。 也是,昨晚在火車上遇到三兩知己,聊起天來不得了, 直接喊乘務員買了半箱啤酒開始喝上了。 也難怪,在西寧就開始一路喝到拉薩,能不高反嗎。

于是我和豆改在家里解決了一餐飯,早早便歇息了。

泡一天甜茶館

一早豆改說他得出差去大理拍片子了, 鑰匙交給我讓我自己在家待著就好。 接下來十來天,便是在拉薩一個人的獨處。 說是一個人來的拉薩卻不是一個人,五年來,年年來拉薩。 總有一些人在這里待著,也認識著。

睡醒了第一個見的人是老一,不能不見, 他是徒步89天的317川藏北線一路上來拉薩。 89天來,他只做一件事那邊是走路。 我們吃飯的時候我見到了他的隊友順子, 可順子居然不喝酒,我才知道這一路老一這么孤單的一個人喝酒啊。 當然,在沿途碰到的藏族朋友,他也會過去跟人喝就是了。

我們約定的地點的老光明甜茶館,下了公交車, 就在丹杰林路,熟悉的煨桑讓我的血液整個都活了起來。

老光明甜茶館的藏族人還是多于穿著五顏六色的游客, 在巷子口買了幾塊餅子,提上一壺3磅的甜茶, 這便是我們的早餐。 藏族同胞有一句話叫“可三日無糧,不可一日無茶”。 這里的茶館興盛,除了原先傳說中是從英國引進來的以外, 我總認為還因為朝拜的大家,累了困了,都來茶館歇息一下。 喝口甜茶,吃碗藏面,還要來上一塊餅,經濟實惠且好玩。

我常常希望我可以拿上照相機,去往每個茶館, 然后都拍上一通,但是最后我還是只拍了桌面上的茶杯, 不知道為什么,害羞,也不愿意破壞喝茶時的好感。 就靜靜地喝茶,沒有“咔嚓”的聲音來打擾。

坐得累了聊得也夠多,我們前往八廓街走一圈。 這似乎是必須要做的事,沿街的店面每年都在變, 瑪吉阿米依然矗立在那個街角。 從沖賽康口子出安檢,我帶著老一來到了吉日二巷的東素飯堂, 松茸湯的味道熬得還不夠,那一碗素食飯我吃不到一半。 老板換了,是個安徽姑娘,有種物是人非的feel。

午飯之后,羅布、羅讓是老一在路上一路走過來的喇嘛小兄弟, 他們從阿壩州一路徒步走到拉薩來,此刻的他們距離拉薩城之后兩公里, 說是要先來大昭寺磕長頭才算完成此番旅程。 我們就在大昭寺廣場曬著太陽,靜候他倆的到來。 我還以為會是穿著絳紅色喇嘛裝的兩位小喇嘛, 沒想到卻是穿得十分潮流的兩個十八九歲的小伙子。 他們來自阿壩州的阿壩縣,那個我曾經呆了有一星期的縣城。

我和老一在看著他們磕完長頭之后,也隨著磕了13個。 罷了以后我們來喜鵲閣,點了壺清茶, 一天到晚不是喝甜茶就是喝清茶,甜甜咸咸。 茶館里偶遇了幾位舊友,由于高反實在有些難受,早早回了家。

頭疼得不行,卻怎么躺著也睡不著。 半夜起來索性喝了兩瓶百威,看是否會好一些, 誰曾想第二天睡醒,頭再也不疼了,嗯,對我來說也許酒治百病。

心中的拉魯濕地

和老一約好十點半中曲米路的甜茶館見面,我騎著摩拜蹬蹬蹬地前行。 來到茶館,吃到了心心念念的牛肉餅,我們翻墻進去拉魯濕地。 雨季的拉魯濕地到處都是水,穿越小樹林就深感有些危險,總害怕有人來抓我們。

拉魯濕地還是與從前一樣,這個季節是綠綠的幾棵樹, 各種鳥兒在濕地里飛翔,牛兒們不知道從哪里進來的, 總是慢悠悠地在這個地方啃著草。 草很多,水有些渾濁,布達拉宮的倒影沒有那么明顯,但不妨礙它的美。

近日來晃蕩在拉薩的街頭,我還是會想起那一年我們經常進出濕地, 只為在拉薩的大街小巷里找到一份好吃的食物。 那時候的我,不會吃辣,蹄花湯都沒吃過,別說青菜丸子。 也是最近才摸清楚原來仙足島和太陽島的區別, 以前總有他們開著車帶著我到處吃,根本不需要記路。

老一幫我在拉魯濕地拍了好些照片,我似乎只有到了高原才愿意多拍點照片。 大概是因為天高地闊,撐得住我的雄壯吧。 拍累了,我們走回大樹底下躺地上乘涼,倒好水的杯子我忘了帶, 喝著老一的靈芝水,就那么靜靜地,聽著歌, 看著牛兒來來往往,偶爾有鳥叫聲, “愜意”這兩個字也不過就是形容這樣的時刻吧。

逃出濕地還是要原路返回,這意味著鞋子一定要再濕一次了, 穿的是雪紡褲,翻墻的時候實在有些狼狽,特別怕被勾到。 好在最后還是順利走了出來,沒有人抓我們,只是磕磕碰碰的一點小傷而已。 每來拉薩必翻墻,也就只有拉魯濕地可以給我這么強烈地引力了。

從拉魯濕地出來,時間還不算太晚,我跟阿光說我過去店里找他玩吧。 結果原來今年他們把門店都給盤掉了,有種要回家養老的感覺了。 我們約好大昭寺見,見面的時候還是超級大擁抱, 他說走走,接著帶我去了一個美麗的樓頂。

在這里可以將大昭寺與布達拉宮盡收眼底,遠處的色拉烏茲山, 山上的幾個小寺廟讓我的心蠢蠢欲動。 我們坐在八廓街的樓頂曬著太陽,再幸福的生活也不過如此了吧。

老一說張茂做好了醬油水魚等著我回去吃飯, 這才依依不舍離開這個美麗的屋頂, 回客棧來吃兩口廈門人張茂做的家的味道, 當然要順便喝上幾杯拉薩啤酒,這樣一天才算完美。

楚布寺的油菜花開了

有一天,小朱發給我微信說:小君姑娘,我可以用你一段話嗎? “如愿磕完八角街一圈長頭,用身體丈量了八角街一圈有多長,路漫長,三步一拜,終究磕完了。”

還記得這段話是2014年寫下的,印象很深, 那時候我和豆改約好一起磕長頭,最后卻只剩下我一個人去。 具體是什么原因我已然忘記,重要的是,我們依舊是好友。

沒過兩天,便發現小朱自拍了一張額頭上有磕頭印記的照片, 配上這一段話。我評論:磕長頭可以喊上我一起啊。

隨即他回復我微信,小君姑娘,你這兩天想去哪里,我送你去。 我想了想,甘丹寺?楚布寺? 最后我們選擇了前往楚布寺,這是一個很有歷史的寺廟。 從青藏線上的某一個拐角,我們進入河谷地帶,這里是楚布河, 山谷間的油菜花開得正好,有許多帳篷搭著, 人們在閑暇空余的時間里來到這里過林卡,舒服的一個下午。

恰巧遇到了一群穿著盛裝的藏族同胞, 而后我是通過朋友圈才知道,這是望果節。 望果是藏語的譯音,意思是“在田地邊上轉圈的日子”。 時間在藏歷七、八月間,一般在青稞黃熟以后、開鐮收割的前兩三天舉行,歷時一至三天。所以,望果節的日程都以鄉為單位,根據當地的農作物成熟情況由鄉民集體議定。

征求同意,我可以拍張照。可愛的阿佳們說:茄子! 雖然這是一張逆光的照片,甚至看不清她們臉上的表情, 對我來說卻是很有意義的一張照片。 你可以看到她們的身上系著一條彩色圍裙,這叫邦典, 最出名的邦典制作地屬姐德秀鎮純手工紡織與染色了。 最美麗的邦典我認為是那彩虹般七種顏色的組合,鮮艷亮麗, 制成圍裙系在不同年齡、不同身材的婦女腰間,把她們打扮得典雅高貴、婀娜多姿。

在小朱說了三次快到了的楚布寺,原諒他,一直以為馬上就到了,終于千呼萬喚始出來。 小朱在西藏呆了三年,正常的一些藏語還是會講的, 這天我穿沖鋒衣,明顯告訴售票員:我是游客。 當我們以為兩人都要掏50元門票的時候,幾句藏語居然把司機小朱免了票, 哎喲。由此可見,要學習講藏語啊。

小朱帶我拜寺廟的形式與以往藏族人帶我拜佛的形式是一樣的, 只是我們想要留住更多記憶,所以在幾個殿里會去問喇嘛可否拍照, 才發現大多數喇嘛是愿意讓我們拍照的。關鍵還是要取得同意。

藏傳佛教的轉世制度便是從楚布寺開始的,并且楚布寺是歷代大寶法王的駐錫地,也是噶舉傳承佛行事業的中心。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在此升座,楚布寺是噶舉傳承弟子們心目中最重要的寺院。 寺廟門口有甜茶館,我們拜了有兩小時,走得我都要暈了。 下來以后甜茶先來一壺,心心念念的是剛剛看到的那個有著眼睛的黃色佛塔, 可我實在有些累了,走不動了,可是小朱說: 來一趟不容易啊,想看的東西近在咫尺你也不去看看嗎。

也是,那就堅持再往上爬。而后我們回到山下,在寺廟前的甜茶館坐了一會兒, 我們倆各自晚上都有飯局,開著車回拉薩的路上天已經變陰, 便也沒有多做停留一路回到了拉薩。

和謎妹說好帶她去買雞血藤的,那么正好她住在巴敦家,購物結束便一塊去了客棧。 和小巴敦好久不見,作為一個從初中開始就在拉薩生活的朋友,他對于整個西藏那大概是走了個通透,犄角旮旯的地方,隨便問他都知道路況的那種程度,也經常會自己摸索一些線路,帶上客人一起走。

我們每一個人對西藏的喜歡都用著不同的方式, 有的人選擇留上三年五載,有人選擇一輩子留下來, 也有人,像我一樣,每年都回來那么幾個月。

去爬個色拉烏孜山

近日來覺得都在奔波忙碌中,準備在家躺尸、看書、收拾那么一天。 直到幫豆改家增添完日用品已經是下午四點。 出門騎上摩拜,來到八廓街頂樓咖啡廳。 碰巧和周哥聊起天來,他也就順便過來喝茶。 作為拉薩老師的周哥說起了高原上的暑假,那真的是很短,一個月不到吧。 他說想開車去40冰川到時候喊上我。 多好的事,一頓飯吃到晚上九點鐘。 天黑的晚,也得八點半才能全黑。

由于在樓頂喝茶老是看著北邊的山上有些小寺廟, 于是約好老一,一塊去爬色拉烏孜山。 當然山下的色拉寺也不要錯過,辯經是非常特色的佛學討論方式。 色拉寺與哲蚌寺、甘丹寺合稱為拉薩三大寺廟。

色拉烏孜山,位于拉薩北郊3千米處,周圍柳林處處, 自古就是高僧活佛講經說法之地,有許多僧尼小寺環繞其間。 閑來無事爬山去,到過的帕邦喀、曲桑寺也屬于色拉烏孜山。 而我們今天走到的最頂的便是色拉卻頂寺, 就是你在色拉寺就能抬頭見到的小黃房子, 據說這里曾經是宗喀巴大師的隱修地。 當然如果你有力氣翻過山的另一邊便是天葬臺了。

高原上爬山對我來說那是小case,只不過這兩年增肥許多,體力大減,爬起一個色拉烏孜山都是氣喘吁吁,想我當年一天轉完岡仁波齊神山這事估計是回不來嘍,當然這一天也是翻不過山,只能勉強到最頂的那座小寺廟。

從色拉寺大門進去以后,到了售票處直接向左轉,走進小道。 沒多遠便能看到上山的階梯,這里有好多好多流浪小狗。 它們的身邊總有一些沒吃完的火腿腸,一只只肥嘟嘟的。

在拉薩做條流浪狗真幸福,每天有人喂,吃飽了睡,睡飽了起來繼續吃。 在階梯上走了一小段,快到上山路上開始變得有些陡峭。 而且不好分辨路在哪里,我倆倒是跟著爺爺奶奶走了一段路。 也是莫名地被帶到“神水”旁邊,他們用水瓢舀起神水滴到我們的頭上。 隨后又來到一棵樹底下,學著他們的樣子蹲下去,把手伸進樹洞里。 樹洞里面也是一潭水,用手盛出的那一點點水需要用嘴吸入一口, 再將剩下的水抹在頭頂上。 這些儀式做完,爺爺奶奶他們便不再往上走了。

為我倆指了一條上山的路,隨即我們遇到了正在念高二的YY和她的同學。 他倆說這山有點難爬哦,我們倆領路帶你們吧。 哎喲,真好,那走吧。我們這才知道除了先前那兩處神水, 原來往山里走還有一處偌大的神水,許多人都帶著空瓶來這盛水帶走呢。

原本就只帶上一瓶水,走這山路體力耗費較大,早已喝完。 來到這口泉水邊上,趕緊地扒上幾口水,渴的呀。 好不容易上了山頂,整個拉薩城盡收眼底。 群山環抱的拉薩城在這幾年里發展得那叫一個快啊, 以前全城10塊錢的的士拼車費一去不復返嘍。

下山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有的地方實在太陡了, 有的岔路多,不好做選擇,不過危險系數我認為還不是太大啦。 還得感謝YY他們倆一路帶著我們爬上爬下的。 那個一瞬間,在山頂,耳邊吹過有一絲絲冷的風, 拉薩城上空的云朵,變幻莫測,唯有用照片將它定格。 爬上了山,天空似乎離得越近了,好像伸出手就能抓住一朵棉花糖般的白云。 高原上的云朵、星星,仿佛都觸手可及的。

不知不覺已經在拉薩住了好些天,依舊是, 什么都不干,喝茶,看書,曬太陽。 基本上每日睡醒都已經接近中午十二點,一掃昨天夜里的陰雨。 7月是高原上的雨季,卻在我出門的大部分時間里都有著燦爛的陽光。 對于拉薩,毫無陌生感,更多的是安全感。 是時候啟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了。 而我知道,這段旅程,終究還是以拉薩為核心的。

次角林,也算郊游吧

周哥來電說帶我去玩兒。我們倆約著去了次角林。近日來都住在仙足島,隔著拉薩河,便能看到對面夜夜燈火通明的文成公主劇場,河的那邊便是次角林。

現在拉薩真的是發展得夠可以,東西兩側往外擴已經不夠,連南邊的次角林也開始在建新區新樓盤。這里有著《文成公主》大型實景劇場,也有天堂時光書店,這次去還有一個正在建設中的公園,想來次角林這地兒以后也是有發展前景的。

每年4月,次角林桃花開,那叫一個美啊。古樸的村落,藍天與粉紅的桃花,仿佛世外桃源一般。即便季節不對,但這一片樹林與草原是拉薩人民過林卡的好地方。我們開著摩托車,順著新修的水泥路往上走,人們沿著河流邊上過著林卡。 站在草原上,回望布達拉宮,翻查次角譯成漢語是“長壽”的意思,而林是園的意思,次角林就是長壽園。

以前次角林是一個碼頭,有許多來自拉薩河上游的人乘牛皮船順流而下,到了次角林需要上岸歇歇腳,吃點東西喝口水,接著就要背著東西翻山到山南去。當然還有更多的是從山南翻山過來的人們,他們翻過大山在次角林喘口氣,歇息之后再到拉薩去辦事或者朝拜。當時因為交通不便,大家為了省時間和路程,很多人還是愿意翻山而行。

這么說來次角林以前還是很繁華的。周哥不是很鐘意拜寺廟,我倒是有經過就去,沒有也沒關系。所以這回上次角林倒不是為了拜次角林寺,就是散散心。直到車走不了的地方,我們沿著水流一路往上爬,來到了一個小小小小瀑布前邊。

我們倆都還是喜歡往上再走走看看,思忖著這水從哪里來,會不會在上面有雪山或者冰川,只不過爬上瀑布頂上,好幾頭牦牛擋住了我們的去路,只得作罷。

下山之后,我們遠望右邊山上有一片建筑,所幸就直接開摩托上去看看。這么巧,這居然是一片廢墟,沒有一個人,像極了電影拍攝地。倒是將拍下來的照片問了好些人,也不知道這里是哪。我也只能作罷,將它留在相機里。

就是喜歡西藏這蔚藍的天空,如同把心洗得非常干凈。

甘丹寺轉山的人們,此刻的我也一樣的虔誠

美麗的白象啊 沉睡在蒼茫的大地 旺波日圣潔的雪山 我來到這里為心的呼喚 照片上親愛的姑娘 我為個承諾 雙手合十你身旁 拉薩河奔騰的江水 請洗清我所有的錯 ——轉山.mp3 夜叉的一首《轉山》帶我回到了那天登高而望遠的甘丹寺。

旺波日山如同一頭臥伏著的巨象,馱載著布滿山坳、規模龐大的建筑群,這里是格魯派的祖寺,格魯派六大寺中之首也是最特殊的一座寺廟——甘丹寺。它位于這座海拔3800米的旺波日山上,甘丹寺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創始人宗喀巴大師親自籌建的,依山而立,非常雄偉壯觀。

“西藏,在我的意識中,亦不是一個地域的概念,不再是一個符號,不再是一個一廂情愿的避世之地,我見的它的好和不好。輝煌和殘敗,均不能減損我對它的情感和虔誠。”

我已經念想來到甘丹寺很多次,卻從未踏足。周哥一手拿著頭盔給我,另一手在后備箱里掏出了雙護膝,來,帶上。我們去達孜看看那漫山的丹霞地貌,陽光直射下來,顏色鮮艷得很。

周哥開著摩托車,我則一遍看著風景,九月,拉薩河的對岸,是連綿不絕的山脈。這是一個比較尷尬的季節,既沒有青翠的草,也沒有金黃的樹,入眼皆是青黃不接的山,加上天空布滿陰霾,這一天看起來風景沒有那么秀麗。

在岔路口,我說,周哥要不我們拐過去甘丹寺吧。這路往上走開始有了限速,而我們是摩托車,限速單都不用領就一路直上。不一會兒功夫便有門票售票點,一個人50元。直到轉過很多道彎,終于在這路上遠遠地看見了甘丹寺。那是在半山腰上的一整片廟宇,層層疊疊,回環起伏。

我們倒是不急于朝拜,直接從左側的山路上開了上去。直到無路可走,我們下車改用雙腳,我已經在網絡上看過無數次的這一片廟宇,它似乎有種神秘的力量在召喚著我。白塔、紅墻、金頂,穿著絳紅僧衣的喇嘛穿梭在其中。

這里的藏式寺廟一再出現在我的面前,卻依舊沒有抵抗力,我還是想要轉遍這里的每一座寺廟,轉遍寺廟里的每一座佛殿,轉遍每一座佛塔。爬山的過程中,天空像是被人用畫筆一刷,清澈斑斕,有著明湛的深藍。

山的那一邊,是一片河谷,青稞在八月已經收割完畢,此刻的大地只剩下裸露出來的土黃。不像春天那樣的生機勃勃。

順著階梯一級級往上拾,卻還是覺得不夠,我們索性走起了野路,心里都想著走得越遠看得越清。耳邊的念經聲不斷,吸引著我往大殿里尋找聲源。三三兩兩的人們也走在寺廟里大大小小的角落,偶爾會串出兩條流浪狗或者一群牦牛就橫在路中間。

宗喀巴大師是在甘丹寺圓寂的,靈塔內還尚存宗喀巴的肉身靈塔,而寺廟東邊的制高點是當時宗喀巴大師修行的山洞。

其實我們現在看到的甘丹寺已經不是原來的甘丹寺了,在文化大革命中,500多年歷史的甘丹寺遭受洗劫摧毀,成為一片廢墟。除了拆掉甘丹寺,最后還被用炸藥直接夷為平地。現在的甘丹寺是1980年重新建造而成的,寺內的宗喀巴雕像,當時被當地的村民成功藏了起來,現在是甘丹寺唯一逃過洗劫的文物。

海拔4000米的甘丹寺上,空氣清冷干燥,天空非常藍,寺廟的金頂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它總讓人不愿離去。

你說你想去拉薩,不如去帕邦喀溜達一圈

機票是明天早上飛重慶的。周三,早上定好鬧鐘,要去扎基寺,這個西藏唯一的財神廟拜拜。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伍,終于來到扎基拉姆面前,獻上哈達和白酒,心里默念求財。結束之后,我來到八廓街,在天堂時光書店里看著書,問二樓如果有空就過來喝杯茶。認識許久,在家里談的酒友,在拉薩卻都談的是茶友。

他來了,我們上喜鵲閣喝兩杯。有些沉默,卻也是我喜歡的相處方式。已經不再一如從前,噼里啪啦說出很多很多話,說到最后暈了,自己說了啥都不記得。倒不如靜靜地相處,玩手機,看書,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不會覺得尷尬,也不會覺得不合適,挺好。

二樓經常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到處走,冬日里在317犄角旮旯的山上摔在雪地里的那一張照片還深深地在我心心里,近日來又一個人騎著摩托車上阿里去了。思金拉措是我們倆都想去卻沒去過的地方,只可惜今天太晚,要不上帕邦喀溜達一圈。西藏太大,我來了六次,也走不完。

我們在小賣部買上兩瓶水一些火腿腸,準備上山喂流浪狗們。開車上山的岔路口,那邊是曲桑寺,既然都沒去過,要不也順便去看看。在寺廟門口停下來之后發現大門口正在翻建,而樓頂更是不讓上,只得作罷,下山重新前往帕邦喀的路。

一路飛馳,我沒有帶上頭盔,任憑迎面而來的風吹亂我的發,放飛自我一般。一下車,二樓便吹口哨喊著狗狗們過來,我們坐在臺階上,打開一根根火腿腸給它們,那還得平均分配,說來狗們真的是很聽話,也不會直接撲地就過來,而是等著你遞到它前面才會吃。

帕邦喀的主體建筑就是建立在一塊巨大的石頭之上,這是這座千年古寺最特別的建筑了,大門是朝北的,南邊山腳下有一個小殿,那里面自然現出的佛像,我們都需要彎著腰進去朝拜哦。

帕邦喀最初是松贊干布主持修建的,那時候布達拉宮還沒有修建完成,文成公主與松贊干布便是住在這里。因此帕邦喀也被稱為拉薩第一宮。

巨石南面坡下的怙主三尊殿,也是帕邦喀不可錯過的。那里面有這一塊長1.22米寬0.66米的刻石,唵、嘛、呢、叭、咪、吽便是我們能看到的六字真言最早的一塊瑪尼石。因為帕邦喀的地位在拉薩來說也算是比較高,被譽為“佛教二十四勝地之第二殊勝之地”,在藏傳佛教中享有特殊的尊榮。所以有這么一個說法,歷代達賴喇嘛轉世后都必須到帕邦喀宮禮佛受戒,獲得“格西”學位后也都要來這里舉行慶賀儀式。 帕邦喀里隨處可見的桃樹,好想念它四月份盛開的季節。我想總還會再回來的,我的上輩子,應該是大昭寺門口曬太陽的一只鳥吧。又那么愛到處飛,又一如既往地那么愛西藏。

我在八廓街有個家

八廓街于我不再有新鮮感,更多的是長久以來給予我的歸屬感。其實沒有人對你的旅程保有長久的興趣,他們的感興趣只是一時的沖動,而你,對自己的長線旅行,卻應該是明白而又清楚地走著。

在熙熙攘攘的八廓古城里,旺季的它總是承載著千萬的人流每天都順時針行走著,而我是出于習慣,每天,都要來一趟,似乎只有這樣才算待在拉薩。

似乎也沒有在八廓街給自己拍過幾張照片,正好我們一群人去林芝睡了個酒店一塊回了拉薩約了一下。煩請我們的李宇軒人像攝影師幫我咔嚓了幾張美照。

從八月開始,身邊固定的喝茶吃飯的伙伴大概就是大古、楊舒涵和羅文苓。約茶喝累了,八廓街走上幾圈,大昭寺門口曬會太陽,再找下一家茶館繼續喝。吃飽飯了,同樣的走上幾圈,就好像只是一種習慣而已,沒有賦予它更多的含義。

偶爾大古空閑了會說,走,吃飯去。總是抱著吃一次少一次的想法,我們經常都是分分鐘約起來。這大半個月以來相處下來的蒙古漢子,身材雖然高大內心卻細膩滿滿,每次約吃飯的時候總是會寫上幾項選擇,對于選擇恐懼癥的人來說真是perfect,直接說A或者B就得了。省去了許多煩惱。

傍晚時分,我和羅文苓走在仙足島上,七月的整個環島都被挖得不認識回家的路,拉薩河的遠處像是要燒起了火燒云。快步跑到河邊,落日余暉下如此美麗。而后我們倆上屋頂,就這樣坐著,靜靜地等天黑,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在這個城市里,似乎人人都沒有秘密。你問什么,我答什么。都跑這么遠來了,還不卸下平日里的偽裝,何苦為難自己呢。

給邊次打了一個電話,約好一起轉經。如同老友一般的見面,沒有疏遠的感覺。我表明,希望可以再回八廓街的家里住上些許時日,只可惜他說這個九月大概是需要重新裝修一下了。十二月的拉薩甚至都會把水管凍到出不來水,我自然不好誤了工期,這會要是搬進去住,豈不是得明年開春邊次才能動工了。但是在那一刻,我覺得在拉薩,無家可回了。似乎,沒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我在大海邊,想念著屬于我的那一片高原。 想念那些曾經在高原上認識過的你們,過得還好嗎?

拉薩7日游 路線/攻略及推薦

Day1 八廓街 Day2 提前預約布達拉宮門票 逛龍王潭公園 Day3布達拉宮 盡量請導游或者蹭導游 Day4 早上大昭寺 下午帕邦喀 Day5 色拉寺+色拉烏孜山 Day6 哲蚌寺 Day7 納木錯/羊湖/扎葉巴寺/甘丹寺/楚布寺

TIPS One 第一天到拉薩,千萬不要爬布宮。你會受不了的,因為爬不動啊。所以,建議最好是直接上甜茶館喝個甜茶,賴上一天。這里喝累了,就下樓八廓街走上幾圈,再前往另一個甜茶館。當然前提是你有好多小伙伴一塊玩,冷不丁地聊上幾句話,如果沒有,也沒關系的!拉薩也有很多值得去的書店或者是甜品店/咖啡店。 推薦 甜茶館:老光明甜茶館、新光明甜茶館、喜鵲閣廚房、惹薩酒店樓頂 咖啡店:丹杰林路上的阿可丁,除了有咖啡,她家主打青稞面包、酸奶蛋糕等。 飯店:平措樓上的老魚飯局,可以直接看到布達拉宮。 拉薩老粥坊,在大昭寺周邊的某個巷子里,味道不錯,可以百度地圖。 至于拉薩其它的飯館,我真的不好做介紹,可能是我住的時間太長了,我對很多飯館已經免疫了。當然現在拉薩的大眾點評也是很先進的,上網看看點評,找吃的不是問題。 Two 第二天去預約布達拉宮門票,一般來說旺季花24小時預約,可能勉強排得上,但如果個人沒那么多時間,那也就只能買黃牛票了。當然如果你淡季來的話,完美,100元直接上布達拉宮,還不用排隊呢。 不過真的建議大家要嘛自帶一個導游,要嘛蹭導游,因為你自己上去,除了看到了滿屋的黃金,啥也看不懂啊。 預約完之后可以去布達拉宮后面的龍王潭公園,有野鴨有池塘,有轉經道,也有日日夜夜虔誠的人們。 推薦: 布達拉宮西邊出口處停車場 酸奶坊:冰淇淋泡酸奶 不能錯過

Three 花一天的時間在布達拉宮,真的不冤枉,很值得一看。 對了,2017年新規定是進大昭寺前一天也要預約,所以建議你第二天要上大昭寺的話,可以過來窗口問問看。 Four 早上去大昭寺,里面導游很多啦,一定要記得蹭聽啊。 大昭寺結束后還有時間,可以花半天去帕邦喀。直接坐公交車到“娘惹鄉”,之后可以坐當地的小三輪或者徒步上山,大概需要走2-3小時。 Five 市區有很多公交車可以直接到達色拉寺,就是打的也算挺近。現在拉薩的滴滴也是很方便了。 一般來說拜寺廟都是在早上,拜完色拉寺可以直接上色拉烏孜山,別忘了帶點干糧和水,畢竟山上啥也沒有,只有幾處“神水”。

Six 有公交可以直達哲蚌寺,哲蚌寺以前可是佛學院,所以整體規模超級無敵大,走一天也走不完,建議帶干糧。當然多數時候是沒走完就已經屁顛屁顛地回客棧休息了。 Seven 建議是周邊游一天,納木錯/羊湖/扎葉巴寺/甘丹寺/楚布寺。 也只能選擇一處,因為都比較遠,納木錯和羊湖所有旅行社都有一日游行程,也可以直接通過OTA預定行程,而扎葉巴寺、甘丹寺、楚布寺等都可以一大早6點鐘左右在大昭寺門口坐車,每天都有來回這些寺廟的車。

從2013年開始一直到現在2017年,每年都要來拉薩,一年來兩次,一次來兩月也不為過。有空的時候,我想將這幾年待在拉薩的時光出個全輯,一篇文章搞定的拉薩生活游記以及攻略,所有的來來去去,所有的相遇相知與相識和相離,所有的我看過的風景和你到過的地方。 有多少民謠都來自西藏,來自高原。 譬如—— 誰說戈壁灘不曾有燈塔 誰說可可西里沒有海 誰說拉拇拉措吻不到沙漠 誰說我的目光流淌不成河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不要未來 只要你來 ——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mp3 我和世界只有一個西藏 兩扇廟門六個磨房 九個遠方 誰是那第十一位面色潮紅的酥油女王 ——一個西藏.mp3

THE END

發表評論
已輸入0/500

評論

0條評論

目錄

【我是達人】拉薩,拉薩

1再回拉薩 2泡一天甜茶館 3心中的拉魯濕地 4楚布寺的油菜花開了 5去爬個色拉烏孜山 6次角林,也算郊游吧 7甘丹寺轉山的人們,此刻的我也一樣的虔誠 8你說你想去拉薩,不如去帕邦喀溜達一圈 9我在八廓街有個家 10拉薩7日游 路線/攻略及推薦

新浪微博 QQ空間
新浪微博 QQ空間 微信

微信掃一掃,精彩立分享

回復對阿拖施曉君的游記引文

已輸入0/300 至少輸入5個字

提交

舉報類型

詳細描述

已輸入0/500 至少輸入5個字

提交

編輯評論

已輸入0/500 至少輸入5個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確認刪除該條評論?

確定 取消

jbo竞博